当前位置:苏州内养堂 > 真气运行法养生 > 创始人李少波

第三章 勿药元诠之:做工染疾——《李少波传略》

吐纳导引,培养自身本元,自我调整,自我修复,自我治疗,自我重建,勿药而愈。这在常人看来,简直如同天方夜谭,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发生在河北省安平县信家口村的事情却是真实不虚,而李少波就是这件事的主人。


续上节:步入社会


七、做工染疾


刚到工厂,他被分配在包装车1司。这个车间是整个作业线上的最后一道工序。车司里碱面子扬起的细尘到处乱飞,空气干涩,呛人的气体直往嗓子里钻,眼睛也被刺得又酸又疼,睁都睁不开。平时呼吸惯乡间田野新鲜空气的人,哪能受得了这个。可是,和包装第一线的工人比,他的工作条件还是比较好的。那些包装工人伴随着机器的转动,工作非常紧张,通常来回都是小跑。浑身上下全是碱面,连衣服颜色都看不清、嘴上包着一块纱布当口罩,脸上只见两只眼睛在动,其余部位全是碱面,不能说话,报数都用手势替代。




就在这种环境中,凭着他的毅力,渐渐地也感到适应了。由于他工作认真,很快便被调往化验室,正式做成品化验工作。主要任务是协助职员做分析,写报告,指导工人干活等切助手应做的工作。工作岗位变了,但环境是无法改变的,仍要饱受污染之苦。

一年以后,他被调整到白灰窑上班。

白灰窑是原料车间,活最苦最累,对身体的危害也最大。窑大约有十几丈高,烧白灰起火时,先铺上木柴燃料,然后用吊车从窑上面往下倒一层焦炭,再倒一层石灰石,从下面点火,用鼓风机促其燃烧。从点火开始,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允许停火的。砸石块下石灰都是人一仁作业,劳动强度很大。最难受的是下灰。一个窑有8个门,每隔两小时下一次次。下灰时,先把窑门盖子打开,拿根铁条往下捅。不捅灰就下不来,供不上需求。刚流下来的石灰石还都是火,烤得人脸生疼,不敢近前。这个活既苦又费力,一般人是干不了的。厂里特意从山东省东昌府招了几个彪形大汉,专门干这活。下床时先准备一个大铁板,出炉时铁板往上面一放,人跑上去赶紧用铁条捅,捅出一点流下来,再换一个人上去。如此反复轮流操作,实在是太苦了!




李少波虽然不在第一线干活,但下灰时必须要到每个窑门去巡视,恐怕灰下不够,上司找麻烦。下灰时,火焰加气浪,烤得人浑身直冒汗。白灰又四处弥漫,扑面而来,躲都躲不及。那时没有什么劳保措施,连个口罩都没有。有时拿块纱布把口鼻包起来,但火烤加上憋气使人更加难受,一还不如不用。这样直接面对白灰呼吸,时间一长身体哪能受得了。工地上工人们砸石块,石块的大小也要去检查。石头沫子乱飞,不知不觉就吸进了肺里。在这里干活的人,大都逃不了职业病的厄运,很多人肺上都出了毛病。




在白灰窑上班仅半年时间,李少波就得上了职业病,即矽肺,也叫尘肺。由于没有及时的防治,很快肺结核也随之袭来,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咳嗽不止,有时甚至吐血。尽管病情如此严重,他仍强忍着上班。没过多久,病越来越厉害。肺好像被东西糊住了一样,吸气只能到喉咙。只有把双手高高举起时,才隐隐感到有空气下到肺部。人一天天消瘦了,吃不下东西,一个星期也不大便一次。偶有便意,也得用做化验的玻璃棒往外掏,掏出来的像羊粪蛋子一样硬的。肠胃不行,造成了严重痔漏。神经衰弱、失眠.。一砥列症状接踵而至。就连头发也有了病,被碱腐蚀得又干又脆,碰就断。还得了鹤膝风,膝盖肿痛,迈不开步,走不成路。站也不成,坐也不成;睡下起不来,起来睡不倒,浑身上下疼如刀割,眼看着人二天天不行了。找中医去治,中医没办法;找西医治疗,西医只摇头。病实在是太多了,究竟治什么好!

(待续)下节:练功自救


本文摘自《李少波传略》

作者:焦世袭/李天晓

未完,待续

苏州内养堂养生文化会馆——真气运行法苏州推广中心(专业/正规/系统)  
帮您轻松培养真气,2周打通任督二脉!静心觉慧
真气运行法创始人李少波教授(102岁百岁名中医)嫡传弟子指导
免费咨询电话:400-6616-206/18915504218  QQ:2438013160  微信:nyxzqyxf  
养生基地: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越溪镇旺山生态园(国家AAAAA级)钱家坞景区 邮编:215104
苏州内养堂养生保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4  All Rights Reservde
备案号:苏ICP备15016843号

             苏州内养堂,专业提供李少波真气运行法培训太极拳内功培训,由李少波嫡传弟子亲自指导。并提供内养特色按摩拍打等理疗项目。